无琊

收获的季节

这房…………

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

上岸后

李中堂说:“一万年来谁著史,八千里外觅封侯”,

只是因为多看了一眼


第一眼,看到一张清秀的脸,轻柔的发丝遮住了脸旁的一角,增一分,嫌多;减一分,嫌少。然后刹那间,你以为你爱上了,其实人一生有很多这种悄然的刹那间。第二眼,因为时间、空间的流转,害怕被人发现你在偷窥,匆匆一撇,眼角的余晖还是恋恋不舍,然后错过,第三眼,这是多看的一眼,只看到苗条身材慢慢慢慢变成倩影消逝在人群之中,然后你回眸怅然若失,心里剩下的是回忆与想象。短暂的爱,也美好,不期然来,不期然地走。

为什么不醉呢?人生得意需尽欢,莫使千樽空对月

贫困户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下午,放学后,三五成行准备秋游。老黄大哥很热情,一路秋色美不胜收,他把我们带到他自家的柿子树前,摘柿子。我们收获满满。老黄大哥是贫困户,开学的时候,他把孩子送到学校,那孩子六岁,是个脑瘫。学校收也不是,不收也不是,可能你是老师,收这样一个孩子,不是头疼而是要操一万个心,不收,看着老黄大哥爱子心切,于心不忍,于理于法又不相适宜。校长最后让老黄大哥的孩子随班就读,当然老黄大哥也要在学校照看孩子。摘完柿子回来的路上,老黄大哥说:“这几年在家照看孩子,哪儿也没有去,”他妻子也是残疾人,是个哑巴,母子俩没个平安,幸好还有个上初中的大女儿。虽然要钱花,可还算健康。一路很多土地都是老黄大哥翻种的,可以看出,老黄大哥是个庄稼好手,老黄大哥说:“我一年不挣不挣也挣个三四万块钱,我又没抽过烟,又没赌过博,可就是钱没了,不知道花哪儿了”。他不说,我们知道他的钱花在哪儿了。路上,老黄那个儿子手里的一个柿子掉进路边树林里了,那小孩要去捡被我们拦住了,老黄大哥在我们后边,抓住两棵树,硬是把柿子捡回来了,拍了拍上面的灰,接着说:“还能烤柿子酒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 某次,听一个乡里乡邻说,老黄挣的钱全花在那娘俩身上了,看病吃药……。好在他那个女儿了不起,听说在学校放高利贷给同学,把她老黄给她的零花钱省下来放高利贷。
         这几天,我一直在想,朴素,真的,父母爱子女真地无条件,任劳任怨,不管有多艰辛也不撒手。老黄大哥的背影突然变地伟岸高大了,高大到我都无法企及,越来越长,越来越深刻。